诊疗项目

图文:延续生命之光 把爱留在人间 汉阳69位老人相约捐献遗体

时间:2017-04-21     来源:www.eye027.com

图为:今年清明节,留爱小组的成员们去给捐遗的前辈扫墓。 图为:清明节,留爱小组去拜祭已去世的捐献老人 楚天都市报讯 这不仅是一件造福后代的好事,也是我们生命的一种延续,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。昨日...

 图为:今年清明节,“留爱小组”的成员们去给捐遗的前辈扫墓。

图为:清明节,“留爱小组”去拜祭已去世的捐献老人

楚天都市报讯 “这不仅是一件造福后代的好事,也是我们生命的一种延续,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。”昨日,在武汉汉阳区老年大学,“留爱小组”的负责人、65岁的退休护师吴敏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清明节后,又有几名老人主动加入了“留爱小组”,他们集体在红十字会签署了遗体捐献书,相约离世后捐献遗体。“留爱小组”全名“把爱留在人间”小组,是由汉阳区老年大学的一群老人组成的特殊组织。“留爱小组”从2011年成立之初不到20人,到如今已发展到了69人,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。

追思去世同学 老人萌生捐意

78岁的夏光中老人是汉阳区老年大学的退休校长,也是“留爱小组”的创始人之一。昨日,接受记者采访时,一头银发的老人精神矍铄,妙语连珠,常常逗得大家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70岁那年,我做了三件重要的事:不染头发、辞掉工作和志愿捐献遗体,现在看来,这三件事都做得非常英明。”夏老乐呵呵地说道。

说起登记捐献遗体,夏老表示,他是受了老同学的影响。他介绍,李佩兰和张寿龄是武汉市首对捐献遗体的夫妻。张寿龄是他在汉阳区老年大学的同学,2006年张老去世后,他们在老年大学办了一场追思会。“他们夫妻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,光追思不够,还要向他们学习。”他们几个老人在聚会中谈到遗体捐献,大家一拍即合,一同加入遗体捐献的行列。

“我老伴比我更厉害,一下子越过了两道坎。”夏老说,老伴是土家族,按当地风俗要土葬,没想到一听他说想捐献遗体,老伴马上跟他一起做了登记。

2011年11月17日,“留爱小组”正式成立。它的另一位创始人,83岁的邹道毅老人也是武汉市最早登记无偿捐献遗体的志愿者之一。他大半生热心公益事业,1995年就想“去世后无偿捐献遗体”,他为此奔走上海、成都等地考察,把考察的资料送给武汉市红十字会。武汉市遗体捐献工作于2000年3月正式起步,当月他成为首批6名捐献志愿者之一。邹老常说,“赠人鲜花,手留余香。你做善事,内心是愉悦的,想到能帮助他人,生命就变得更有意义。”

相约天堂再聚 续唱《爱的奉献》

“留爱小组”的现任负责人、武汉市第五医院的退休护师吴敏介绍,“留爱小组”是自发自愿的民间组织,小组成员全部都是登记遗体捐献的志愿者,他们义务宣传、依法提供咨询和帮忙协调遗体捐献的相关手续。每年遗体捐献纪念日和清明节,小组成员都会举行座谈,互相交流感想,缅怀那些已经捐献遗体的老朋友。今年4月4日,他们与武汉市红十字会爱尔眼库工作人员一起,前往位于石门峰陵园的武汉市遗体捐献者纪念碑,拜祭武汉市遗体器官组织捐献者,“看看那些先我们一步捐献遗体的老伙计们。”

吴敏说,如今“留爱小组”从成立之初不到20人,到如今已发展到了69人,另外还有3人的遗体捐献登记正在办理中,他们退休前有的是公务员,有的是教师,有的是医务人员,现在都是汉阳区老年大学的学员。目前“留爱小组”已有7人实现了捐献。

武汉市红十字会爱尔眼库的协调员明维跟“留爱小组”的老人们是好朋友。“每次参加他们的活动,我都被他们的乐观精神所感染。”明维说,这些老人乐观开朗、热爱生活,他们唱歌跳舞、练字弹琴,轻松地谈论死亡,他们把《爱的奉献》作为小组的组歌,相约到天堂后再次相聚,一起继续唱《爱的奉献》。

“完成遗体捐献登记后,我感觉特别轻松,面对死亡也很坦然,走到哪里都感到心情愉快。”夏光中说,如今每天他写写毛笔字,弹弹钢琴,看看书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

耐心劝导家人 化解最大阻力

记者采访时,不少老人都表示,刚开始提出去世后捐献自己的角膜和遗体时,家人都有过抵触情绪。有的老人填好登记表几年了,儿女还没签字;还有的老人曾经模仿儿子的笔迹,偷偷签字……但慢慢地通过努力劝说,家人最终都接受了,有的甚至被父母的执着所感动,也决定捐献自己的遗体。

“我女儿也曾犹豫过,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。”吴敏说,丈夫和女儿都在武汉市第五医院工作,起初听说她想捐献遗体,女儿有点吃惊,后来母女俩谈了一次心,女儿就表示尊重她的意愿。

“儿子、儿媳听到我们的想法后,小两口考虑了一个晚上。”夏光中笑着说,当时他把登记表拿回去跟儿子说,他已经把后事安排好了,去世后只需要儿子拨个电话给武汉市红十字会就行了。儿子说要考虑一下,第二天早上起来,儿媳就跟他说:“爸爸,我们尊重您的意愿。”他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。

夏老说,国人传统思想讲究入土为安,儿女要为父母养老送终,“我们去世了两眼一闭,啥都不知道了,可儿女们却要承担社会的压力和旁人的冷言冷语,他们能够选择尊重我们,我觉得很欣慰。”

“我十年前就想捐献,但老伴不同意,3年前老伴走了,我才完成了登记。”组员王爹爹说,他觉得自己的心事已了结,心情别提有多轻松了。

吴敏说,他们的一项重要“工作”就是告诉老人们一定要说服家人,获得子女的理解。“毕竟儿女们是执行人,如果执行人不及时给武汉市红十字会打电话,我们的心愿就没有办法实现。”

捐献咨询热线 开始热起来了

“‘留爱小组’的积极乐观正在影响更多的人。”武汉市红十字会爱尔眼库的协调员明维说,他们经常邀请老人们参加武汉市红十字会的宣传活动,老人们都热心前往,帮忙宣传,“他们的现身说法,比我们工作人员的宣传来得更有效果。”

“正是因为人们捐献意识的提高,越来越多的人正加入捐献志愿者行列中。以往如果说要捐角膜或遗体,可能会引起他人异样或不理解的眼光,但是随着观念的改变,角膜或遗体捐献慢慢变成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。”明维介绍,自从眼库成立以来,她的手机号一直是咨询热线,以前一个月仅接到几个电话,如今热线真的“热”起来了,每天都有人打电话过来咨询捐献事宜。

“我的捐献卡编号是000139,我在想,武汉那么多人,每天医院有那么多患者等着器官移植,如果有更多人在去世后捐献遗体或器官,更多的人就会得到及时救治。”吴敏说,“既然社会需要,病人需要,我们为什么不去做呢?这对我们来说,不仅是极大的善,更是生命的延续。”(记者陈媛 通讯员刘晓鸿 裴霓裳)



TAG: 爱尔眼库 角膜移植 角膜捐献

下一篇:没有了
更多

眼库新闻

[联系我们]

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热线
027-68893999(武昌)
电话咨询患者较多,请耐心等待,谢谢!